2021年04月18日 星期日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美文共赏 >> 散文
散文

三爸

时间:2020-01-15 12:42:31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855

作者 赵娟丽   编辑  陕西文化网 于炉焱


三爸其实应该是二爸。因为父亲弟兄三个,父亲老大,三爸居二,但由于是按家族排列习惯,所以都叫三爸。


三爸性格耿直开朗。早年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听说参军入伍还有一段小故事呢。说是爷爷性格比较火爆,而那时的三爸正直年少轻狂时期,所以总是和爷爷对着干。爷爷要敢收拾他,他就敢站在街面叫着爷爷的名字跳着喊,甚是拉风。母亲和四妈每次说到这些时,都会笑着调侃:爷俩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啊!


三爸是行伍军人。据说三爸参军也是背着爷爷偷偷去的。那个年代,条件艰苦。爷爷舍不得儿子去吃那个苦,不同意三爸参军。可三爸信奉好男儿志在军营,出生牛犊不怕虎。絮叨着爷爷思想不积极,背着爷爷偷偷报名。等爷爷知道时,已是板上钉钉生米熟饭了。三爸得偿所愿,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大红花,赶赴祖国边疆保家卫国,做一铮铮好儿男去了。


听说三爸参军的起始地是宁夏中卫一带。现在哪里草长莺飞,景色优美,人们都三五成群去旅游消遣。但在三爸参军那会儿,哪里人迹罕至,气候恶劣。虽算不上不毛之地,但也相差不远。而三爸当时正是年少力壮之时,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头。记得有一次,三爸带我去住家隔壁的市场吃早餐。我说想吃饸饹,三爸说:你想吃就去吃,他坚决不吃。并解释说,在他当兵初期,成天吃饸饹,给吃伤了,以至于看见那个颜色胃就不舒服。说完这些嘴里还嘟囔了一句,都不知道饸饹有什么好吃的。看来,三爸当兵时确实吃苦不少。要不,怎么能看见饸饹颜色也不舒服呢!


三爸个子高挑,身形端正。又遗传了爷爷能说会道的特征。所以三爸参军后不久就被选入文工团,集训两年。那个时候人们做事干劲十足,这种精神境界体现在任何一行。什么铁人王进喜,人间奇迹红旗渠这些,全是在那种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环境下,靠人们钢铁般的意志完成的。让现在的我们惊讶的同时又叹服不止。三爸就是在这样一种大环境里学习音乐的。所以看似短短的两年,他却掌握了好多乐器的演奏水平和不凡的乐理知识。以至于到现在,间隔五六十年,随意的拿起乐器,在稍微的推拿斟酌片刻就能自如的演奏。这一切都源于那个钢铁年代中钢铁般的训练。


三爸的乐理知识很全面,但三爸又讲不出,说不上个以所然来。因为三爸读书少。想想放在现在,十七八的少年正是上学的美好时节,而三爸的这个时节却守卫在祖国边疆。在保卫一方平安时,错失了自己的黄金读书年龄。我的孩子学二胡。(当下的孩子都会被父母逼着学习一门,两门的艺术。不知道是因为残酷的竞争环境,还是父母们在借助孩子这个载体实现自己当年未曾实现的梦想。总之是,家家孩子都学了一些技艺。或多或少的。每周休息日犹如总理般忙忙碌碌。几家欢乐几家愁。)因为有共同爱好,(暂且就说是爱好吧)所以每次回去都让他们爷孙俩交流学术,切磋技艺。三爸这个时候就有些语不成调,词不达意了。而儿子却丁是丁卯是卯,说的头头是道。但让他们爷俩演奏一下时,高低又显而易见。儿子理论超群却实践经验不足,以至于拉的断断续续,戚戚燃然的。而三爸这个时候就截然不同,拉的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那荡气回肠的旋律真没有辱没那个钢铁般的年代。


三爸军旅生涯结束,转业回本地的检察院工作。由于经常性的抓犯人,审犯人的职业习性,所以三爸浑身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我们这些孩子都害怕接触他,不敢靠近他。当三爸回老家时,都一哄而散做鸟兽状。后来工作调动到农业银行,打交道的对象更改,三爸也略微的改变了一些。但还是有一些检察官的影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心境的改变,慢慢的接触多了,加上家里孩子们的嬉闹,三爸性格越来越随和。虽然偶尔还会有那么一次或者两次的威严,但大家都已经见惯不怪,视如不见了。犹记得在一次家庭麻将娱乐中,三爸和亲戚们感慨地说:以前不知道怎么和孩子们打交道。老想着要拿出家长的威严,没想到孩子却不和你亲近。以后在和孩子们相处时,不把自己当做家长,和他们戏耍玩闹,打成一片。这个时候孩子们都喜欢你,接近你。看来,要和孩子们亲近,就不要把自己看做家长,要放下身段和他们做朋友啊!说到这些时,三爸不无遗憾的说:浪费了好多和孩子们亲近的机会啊!所以,现在的三爸随和,亲善。让人愿意接近、亲近。有时候甚至有些顽皮,甚是可爱。


三爸能言善辩,我也能言善辩。三爸说这是遗传。因为爷爷能言善辩,外号“赵谝子”。每次说起这个,三爸都是洋洋得意。所以,经常在亲戚朋友或者自家家族有什么家长里短的纠纷,纷争。需要讲话段理的事都会请三爸出面调节。三爸每次都不负众望,虽不能十拿十稳,但也可以做到七支八九,很是不错。由于这样,所以三爸在亲戚家族里的声望很高。三爸极不谦虚,每每说起这些时,都洋洋得意,极尽夸张。把人生得意须尽欢演绎的淋漓尽致!在明事段理时不藏私,在功成名就时不藏心。说也说的痛快。做也做的洒脱。只如他的人一样豪放,张扬,火辣辣一样的性格,火辣辣一样的人生。


我很感谢三爸和三妈。父亲不在的早,母亲大字不识几个。在我的求学生涯,不知道何为功名。而三爸对我求学,给予了帮助与支持。填写志愿时,我一窍不通。都是三爸三妈彻夜商量,再三斟酌。上学几年,操心吃穿住行,很是尽心。记得刚去上学,由于以前不怎么出门,我连如何去车站坐车也不知道。上学一月,国庆时节,同学们都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回家探亲,以解离家相思之苦。而我懵懂无知的坐在床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这时,舅舅(堂舅)推门而入,接我去车站。在路上,舅舅一说我才知道,原来是三爸担心我年少未出过远门,不知道该如何坐车回家,特意叮嘱舅舅接送,以便我能回趟家。虽然上学只是短短的一月时间,但对没出过远门的我来说确实煎熬。在舅舅诉说的那一刹那间,我非常感动三爸的细心和舅舅的尽心。舅舅当时也是一单位领导,工作繁忙。但在百忙之中不忘专程来接我并且不厌其烦的叮嘱。在接送我的路上,细心为我讲解车站在哪里?怎么坐车?去学校的公车站?如何防护上当受骗等等。两位老人在我青葱年代对我的关心和呵护,让我每每想起都唏嘘不已,感激不尽。


现在,三爸已近古稀之年。虽然放眼现在不算高龄,但却也不是二八年华。古稀之年的三爸更加懂得生活的真谛。每天夹着一把大提亲到处的参加自乐班。和一帮同年龄的老人们自娱自乐,好不惬意。每次,当三妈埋怨他一把年纪还跑东跑西不着家时。虽然也知道三妈不是真埋怨,而是担心三爸会太累而影响身体。但我还是帮着三爸说好话: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都是那个吃苦的年代过来的。年轻时想享受也没那个条件,现在日子好了,儿女不需要多操心。你们就过好你们老两口的小日子,惬意你们的人生就可以了。每每这个时候,三爸都大刀跨马的说: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三妈就是嘴上说说,心里一直支持我呢。日子这么好,我都恨不得用叉把把太阳顶住的过活,怎么舍得浪费这大好时光呢。说着话的三爸边说边扛起他的武器---吉他,迫不及待的向着老哥们的召唤疾驰而去。


在夕阳的照射下,三爸追逐梦想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很长…。一直延伸,延伸到岁月的长河中去……。


三爸其实不叫三爸,我们习惯叫他三爹。也是延续家族的习惯!


上一篇:西安,总在动情的内心深处

下一篇:我要回家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