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省尚研会 >> 会员文萃
会员文萃

姜凌·跟随王熙苹老师学习荀派《红娘》心得

时间:2014-04-20 16:35:25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尚研会秦刚 点击量:1472

此次跟随王熙苹老师学习荀派《红娘》一剧,感受颇丰。按说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接触荀派,从前因个人喜好甚少接触,或许也是缘于自己的性格。所以尽挑些沉稳内敛或是英姿飒爽的戏来学,虽说从2000年起就随熙苹老师陆续学习《拾玉镯》、《樊江关》、《花田错》、《闹学》等花旦名剧,但学习过程中也时时碰到困难,尤其碰到京白戏更是让我心怯,南方人总担心自己有口音,宁可加倍练习韵白,也不愿意涉足京白,这种心态就让我在花旦这行受到一定限制。因此这次选择剧目时,决心历练自己,京剧《红娘》是戏曲舞台上家喻户晓的花旦戏,其活泼清丽的人物形象让人喜爱,一些老戏迷几乎连场次和唱腔都能一应俱全地背下来,各剧团的花旦演员也常演此剧,若如此情况下还能让大家眼前一亮,我就算挑战成功了。秉着这种态度我开始了《红娘》的学习之路。

我的老师王熙苹已年逾八旬,是一位非常棒的旦角演员。曾得到梅兰芳、荀慧生和黄秋桂朱传茗、方传芸等名家亲授。她主工花旦,在荀派戏上很有造诣,虽按她说因一些原因最终未正式拜荀慧生为师,但她的好学使她得其精髓,并结合自身条件将荀派的精气神得以传扬。当我无意间翻看到王老师的《红娘》录像时,我有些激动,我说:“这不就是活脱脱地红娘么,太有荀范儿了!”说来也惭愧,正是这样一段经历让我重新认识荀派,才知是自己才疏学浅,也怨不得自己的脾性。

荀派这一套表演手法即便是在今天人看来都十分时髦。我真佩服前辈们那时的思潮,怎么就把舞步和戏曲脚步结合了呢。王老师说这是荀师娘告诉她的,说荀先生十分喜欢跳舞,就把国标里的华尔兹舞步运用到了戏曲中。王老师举例,比如:头场【惊艳】,红娘一出场的脚步和四句摇板中的步伐变换;【佳期】“反四平调”中“小姐呀……君瑞你大雅才”这两句唱的身段动作都是结合了舞步表演的。我在学习实践中也发现,这样处理一是脚步节奏有韵律;二是裙摆飘逸打开显得身条优雅有弹性;三是如此处理每个身段都在一个运动过程中,要是学习荀先生脚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难免身段僵硬,进而影响表演。另外,荀派脚步除了有结合舞步的,还有的是极具生活气息的。荀派戏一般演的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故事,即便是悲情戏也大致不离人民群众的视线。所以表演极为生活化,这也是区别于其他几派表演风格,在脚步上艺术修饰成分少,在舞台上偶尔出现生活化的大脚步圆场,让人看了耳目一新,倍感亲切。

在红娘这一人物装扮上我也是初有领教。彩排时王老师给我摆弄素雅的头饰,头上除了一只小偏凤和一些基本的泡子外,就点缀了一些小花,这和如今红娘珠光宝气的打扮截然不同。王老师笑着道:“再怎么她都是丫头,要注意身份,何况多漏些青丝出来,是种健康美,也显得头面有层次。”老师又说:“观众看的是一个演员的演技,至于化妆、头面、服装是辅助于演员表演的。”比如,王老师要求我下眼圈画粗,起先我还以为这样是为了让眼睛更有神,固然不错,但荀派人物有很多娇憨可掬的姿态,如红娘经常会抽不冷子和观众打照面,眼神直愣愣地瞅着台底下,这样的化妆手法会加强舞台效果,尤其突出荀派眼神的运用。还有,据我了解荀先生在扮戏时不爱吊眼眉梢,为的是让脸部表情自如,便于表演。王老师还要求我片子往后贴,可使脸庞圆润,更贴近年轻活泼小姑娘的形象。这么一来,光化妆上便已经和我以往所扮演的人物有了很大的差别,似乎更显生动俏皮了。

再谈谈荀派“风搅雪”念白的感受。风搅雪,是指京白夹着韵白或韵白夹着京白念的一种艺术处理手法,是荀先生独辟新径创立出来的京剧念白。在学习《红娘》时遇上好些个这样的念白,觉得十分新鲜,听着像是小姑娘发嗲说话,很糯的劲头,而且照老师所讲,花旦中很多念白极为随意,不定这里就是韵白,明天根据情绪就变成了京白,再可能就是风搅上雪,要是念白全都变成了死口,花旦的表演几乎是没有哏的了。现在想来觉得好笑,当时学戏的第一二天,我还捧着剧本死抠老师录像里的戏词,被老师问及为何如此,还坚定地认为要整理出一个完整的王熙苹版的《红娘》剧本呢,老师淡定说她每天演出都不太一样,呜呼,再次提醒我,花旦的舞台艺术永远充满着灵活动感。

《红娘》的学习让我对花旦京白也有了正面了解,我似乎不怎么抵触它了。京白有其韵,我抛开杂念把它当作韵白来练习,发现这样效果不错,何况像《红娘》不完全是京白,有“风搅雪”,念白形态上已是很丰富,我之前的担心有些多余,与其自己找别扭,还不如把这心思放在表演上。

《红娘》一剧最终汇报成功,得到了老师们和同行们的认可。他们大多认为我把握了红娘的基本人物性格,在唱腔上也做到了严谨细致,这是对我最好的肯定和鼓励,当然我知道在花旦表演艺术上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也万分感谢熙苹老师这么多年对我的关心和教导,特别让我感动的是,此次为了我的汇报演出,王熙苹老师及其先生王筠蘅老师特地从西安赶来,二老为了我演这出戏付出了辛劳,学生我看在眼里,感恩在心里,我想对老师们最好的回报,莫过于好好学戏,好好演戏,好好做人。

再接再厉吧。

上海戏剧学院戏学院教师研究生·尚研会理事:姜凌

                                          20143



上一篇:王凯·和王筠蘅老师学习京剧《临江会》心得

下一篇:王筠蘅·我想起奚啸伯四叔的晚年情景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