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省尚研会 >> 会员文萃
会员文萃

王筠蘅·我想起奚啸伯四叔的晚年情景

时间:2014-04-29 00:13:19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尚研会秦刚 点击量:2014

奚啸伯长子奚延宏(后排)、杨玉娟(右二)夫妇及其岳母、子女

1973年5月,奚啸伯先生的长子,著名花脸奚延宏,带领石家庄地区京剧团的艺术骨干李玉彬(小生演员)、张宏岐(奚先生的弟子 著名老生)等人来西安向我学习由我改编、导演的《铁流战士》。那次我们讲好以后我们两个团要相互交流,后来得知他们演出《铁》剧十分红火,河北一片都到他们团去学习,我也很高兴。随即延宏约我去看演出并给予指导,我1973年7月7日到了石家庄。


白天,石家庄市丝弦剧团邀请我看他们排的新戏《根柴河的故事》,当晚李玉彬接我去文化一宫看他们演出的《铁流战士》。这个团是奚先生培育的,团台风很正,是个大班派。剧团演员阵容整齐,舞台作风严整。当晚在舞台上让我发言,我讲了优点提出不足,他们对我很尊敬。我和延宏约好次日到奚家,一是看望惦记已久的奚四叔,二是看望延宏的爱人杨玉娟。

杨玉娟和我是幼年同窗,1946年在青岛同属周麟昆小科班成员。我和玉娟唱了许多对戏,如演《法门寺》,我演赵廉她演宋巧姣;演《坐宫》,我演四郎她演公主。玉娟和我同龄,我们幼时相处很好,那时她叫李筱霞。1951年在博山我傍毛世来,她经常来看戏,还邀我白天日场去看她演的《御碑亭》,别后20余年再未见面。

左:尚长荣  中:王筠蘅  右:奚中路


我在招待所一夜都在想:奚四叔会不会是我62年见过的那样啊?次日早晨8点多,我迫不及待的找到奚家,一路上,我与奚四叔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脑海里——那是1962年我在北京治嗓子时,挚友姚玉刚(著名小生,小叶盛兰,我俩是半师半友),约我同去看望奚先生。玉刚喊他四叔,于是我也喊四叔,那时奚先生己摘掉右派帽子,精神状态很好,穿着西服风度翩翩。他讲他是1921年拜名须生言菊朋为师的,21岁正式搭杨小楼和尚和玉的班社。1933年搭尚小云先生的班社,1935年搭上梅兰芳先生的班社。解放后勤勤肯肯,没想到被错划了右派,以后多多演戏恕罪吧----时隔15年了,不知现在他近况如何了。走到奚家,玉彬、延宏、玉娟都在等我,把我请到客厅。这是一间一明两暗的住室,客厅里有两件新家具。延宏说:“这个高低柜是我在牛棚里学会木匠手艺自己做的,我夸他手艺不错,他很得意。我看到一张大写字台上边有一方大端砚和几枝玉管毛笔,这是奚四叔心爱的文房四宝呀!我问他四叔住在那里?他说在院外,玉彬告诉我,造反派不许奚先生住家里,所以在大门洞隔了一间屋子。我忙往那边一看,其实那是间牢房,屋长四米宽一米仅放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茶几,只能退着进屋上床,黑乎乎还不如牢房明亮呢。我问三录(也就是今天的著名大武生奚中路):“你爷爷起床了吗?”他说:“爷爷知道你要来,早就等着哪。”我说想去看他老人家,出门迎见一人,我不由愣住了。三录说:“爷爷来了。”我抬头一看,我眼前这个干枯老头难道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四大须生奚啸伯吗?只见他身穿一套兰布裤褂,戴着一顶旧帽子,脚上一双黑布鞋还扣着鞋带,牙齿脱落,头发花白,左半身不遂(走路划圈)。我急忙上前鞠了一个躬,他拉着我的手十分激动,嘴唇抖嗦,舌根发硬口齿已经不清了。第一句话问我:“尚小云先生好吗?”我说:“先生现在己解除劳动,等待结论呢。”他说:“那就好。”又压低声音问我:“他挨打了吗?”我说:“他吃了苦了,但他很刚强,挺过来了。”奚先生苦笑笑让我坐在凳子上,他也坐在一把破椅子上。我说:“您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希望您想得开,吃得下,早日康复。”我边说话边思索,在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出当年的痕迹,他哪里像六十三岁的人呀?奚先生又问我:“你还上场吗?”我说:“我己经下台当导演了。”他说:“可惜呀!”又轻轻说:“你的腿功不错,别丢了,以后还用。”这时,延宏拿了两个剧本让我看,我选了一个《决胜千里》。奚先生说:“你们有事我休息去,回去向尚先生问好,请他多保重。”于是我和三录送他回屋,他倒着身子进屋上床。我不仅热泪盈眶,玉彬对我说:“奚老今天很高兴,平时没人看他,今天你来他高兴话说的不少呢。”我问玉彬:“奚先生什么罪名?”他说:“问题是在1957年反右,我们团凑不上百分之五的数。那时书记很为难,交不了差。奚老是团长,工资高名望大社会关系又多,是统战对象,演戏离不了他,让他顶一下谁也不能把他怎么着。奚先生也认为知识分子要改造思想嘛,从全局出发就应了下来。谁知大闸一开,洪水泛滥不可收拾,戴上右派帽子,降了工资彻了团长不算,还要监督劳动,演戏照常但不属名。文革来了又是第一个揪出来,不但触及灵魂,还要打斗,他身子本来很弱,那里经得住?后来中风半身不遂,到现在还没结论。”听后我不由心潮沸腾,在那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里,有几个好人能幸免于难呀?这时玉娟喊我吃饭,她说这几年学会了做饭,今天和玉英(她妹妹)特为我包龙眼包子,还炒了几个菜。延宏买了啤酒,玉彬、宏起陪我吃饭。我说请四叔来吧?延宏说父亲不爱热闹,让三录用小碟放了四只包子送过去。吃饭时玉娟说了一些幼时同学的情况,当时风光的师弟宋玉庆当了山东省文化局长,悲惨的是一位师妹(唱青衣的梁某)被一个坏人奸污而自尽——


往事不堪回首,我更惦记奚四叔的凄惨晚年。那天吃过饭向他告别时他己休息,我在屋外停了一会儿,就辞别众友回旅店休息了。次日要去郑州,我买了当日零点的火车,当晚又到市丝弦剧团看学生演出,其中有三录的《掩护》,这孩子文武全优是个好苗子。在他送我到火车站候车的时候,我们交谈了很久,我嘱咐他好好侍候爷爷。没想到奚先生于1977年逝世,终年67岁。堂堂四大须生、一代艺术大师却没有逃过文化革命这一劫!

                 陕京:王筠蘅于2007年11月

奚啸伯之孙——著名武生奚中路


上一篇:姜凌·跟随王熙苹老师学习荀派《红娘》心得

下一篇:王筠蘅 王熙苹·梨园奇才——楼亚儒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