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省尚研会 >> 会员文萃
会员文萃

王筠蘅 王熙苹·梨园奇才——楼亚儒

时间:2014-04-29 00:19:35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尚研会秦刚 点击量:1850

左:王筠蘅  中:楼亚茹  右:王熙苹

楼亚儒(19061983)又名汉英,行内人称他楼爷,楼头。他是山东历城人氏,他的事业在山东、江南颇有声望。

楼爷长我27岁,但他是我师兄。他的老师曹荣明和我的老师李荣锦在北京小荣椿坐科后,又到陆华云的小长春坐科两年。科班解散曹老师收了楼爷,师徒们在东北一带搭班演戏,楼爷唱小花脸。他没读过什么书,我老师看他悟性好,教他文化,赠他《论语》、《幼学琼林》等书,教他为人之道,使他一生受益。

两位老师肚囊宽绰,会戏甚多,发现楼爷有嗓子、会演戏,让他改唱老生。他人很瘦,两只眼睛大,同行赠他大眼灯的外号说他眼睛像灯一样。几年后,先生辞班还乡,楼爷和我老师一起度日。老师有个嗜好,成班当老板。楼爷在他班里演戏,边学边演进步很快。除他本行的戏外,缺什么演什么,除了旦角什么角色也难不住他,很快楼爷成了师父班里的顶梁柱。

老师不善经营,没一年班就散了。他又东挪西借二回当上老板,因他忠厚,心有余力不足,没多久又让人坑了,欠了一屁股账。不得不把家当典卖以致妻儿出走,剩他一人。只有师侄忠心不改保着师叔,这也感动了他,把掏心窝的玩艺传授给楼亚儒。为了生计爷俩干过苦力,当过小贩,拉过洋车。一个拉一个推,楼爷拉着车还在背戏。师父心情不好,他觉得没有听师兄程继仙的话,放弃舞台过老板瘾,落得如此光景。每天有钱就喝酒,逢喝必醉,人送绰号醉罗汉。他很自尊,朋友劝他去找当时有实力的师兄弟如:荣蝶仙,叶春善,郭春山,张春彦等。他宁可受穷也不求人,最后忍耐不住爷俩只好分道扬镳。一个去烟台,一个回山东历城老家。

楼爷在老家也无亲无故便孤身一人到济南搭班,他搭了贾家班,班主有二男三女,男名贾宪英和贾宪斌都是拉弦的,三位千金一唱武生另二位是青衣花衫,班里正缺老生楼头如鱼得水显露头角并经常和三小姐唱对戏,时间久了两人有了感情,不料被班主发现用了偷天换日的手段,说是老家亲戚病重让女儿去探病,那时交通不便借了一头毛驴让楼头牵驴护送,楼头万分高兴接受了这一美差,路上又说又笑好不容易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也不觉累,次日到了村口来了一些人把女孩抢过去进村和他表哥新郎拜天地,这就是班主的诡计,楼头一看如雷轰顶跑过去抢人抢驴被人打了一顿抱头逃窜。回来以后像中魔一样终日不吃不喝,嘴里不停唱戏,贾家一看要出人命就给了楼头十块大洋踢出了门幸亏山东富连城的朋友王富虎,赵荣琛,李世兰等帮助慢慢缓过来,他清醒了头脑立志发奋;不混出人样决不回山东。经人介绍到了天津开创他的事业。在中国戏院唱开锣大轴配二路很有人缘,他在台上从不死乞百赖,不啃人但也不饶人,他很会演戏也会包戏,这台戏有了他就不会凉,谁出了错他都能救,所以人气很好。如演《探母》,他演六郎,和四郎对唱时,四郎上场小导板博得掌声他就放开嗓子唱,你得彩我也要彩彼此不让,如果四郎平平,我也不讨彩喧宾夺主这是戏班演员的德,不似眼下有些演员只顾自己不讲戏德,为了讨彩不顾全局这是不懂行规的个人主义表现。他在天津站住脚了,有两位名鼓师宋桂林宋宝林对他很欣赏,想和他联姻,他妹宋芸芳唱老生、老旦,和楼爷相差8岁,女士(1914——1966)和楼爷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一个下马威,那天演(探毋),楼头演四郎,她演佘太君,在台上四郎见母又叩又拜,从此做倒行情。这位女士(楼太太)是位理家好手精明能干把个楼头伺候的无微不至也管的服服贴贴,同行都知道楼头惧内,他的辩解是:免生气。生活安定了的他,一心更扑在戏上不但能演还能编能导。他会戏几百,编剧数十。

19545月我们一起在王熙苹剧团工作达十年之久我俩合作默契改编过许多传统戏和移置地方戏有几十出之多,演得最多的如《评雪辩踪》、《杨太真》、《芙奴传》、《翡翠园》、《萝卜园》、《鸳鸯剑)、《新玉玲珑》、《闹严府》、《温如玉》、《生死牌》、《卓文君》、《八本封神榜》、《纸上谈兵》、《夏完淳》、《谋杀疑案》等等。我对他的套曲填词十分钦佩,如《评雪、彩楼》一段《弹词的九转货郎儿》词不动曲十分严格对整、平仄运用洽当、从他改词填句来看其水平很是高超,是我见到的改词者最佳一人。在南方时候他经常傍大角除演戏外就抱总讲排戏说戏,如傍著名青衣花旦王熙春和黄派始创人黄桂秋显露了才能,他自己演的戏也很别致,谨我看过的有《六部大审》、《取城都》、《九更天》、《夜审姚达》、《胭粉计》、《失空斩》、《马前泼水》、《审头刺汤》、《失印救火》、《黄鹤楼》、《状元谱》、《游黾山》、《白蟒台》、《四进士》、《战渭南》等,尤其他的几出老旦戏胜人一筹,《春秋配》、《八大锤》的乳娘《红娘》的夫人、《青风亭》的老旦演活了,他给熙苹排的《全部春秋配》检柴一场我仨同台,这一折戏因他保戏演得十分热闹台下效果强烈,以后我再和别的老旦演这折戏总觉太凉,这就是好演员会保戏劣演员自顾自往后拉戏。

五四年我们一起加入新疆军区京剧院,五六年又合并到兵团京剧院,当时团里老生很多如:马最良、孙钧卿、楼亚儒。梁庆云、李世琦、胡盛岩、丁英奇、王德鑫、何德生等,人才济济但同行各有各的戏不是冤家是朋友。谁请教他,他就帮助谁,尤其对青年如何德生等更是包教包会包演出。退修后在家教女,女儿楼秀梅小名双喜,嫁著名花脸马鸣骏,夫妇都是国家一级演员在乌鲁木齐市京工作。楼太于1966年文革前去世,楼头和女儿住一起为他们操持家务带孙女芳华以尽天伦之乐。就在这年文化革命像暴风雨般突然降临,在这场运动中很多人出乎意料的现了原形。平时看来老老实实这次跳出来像恶狗一样咬人,平时蔫的要命一脚踢不出个屁来的小学员这次成了造反派的头头,一呼百应八面威风。有一天乌云遮天气氛紧张台下台上人声一片,原来是造反派召开批斗大会,只见这个老蔫学生在一伙平时以贫下中农自居此时张牙午爪十分嚣张的战友们簇拥下,一会儿把这个揪出示众,一会儿又把那个拉出来坐喷气式,不到一小时满台都是“牛鬼蛇神”了。造反派一个个都像上了法六亲不认杀红了眼的魔鬼,竞有人要把跳得最高他们自已一派的造反头头也揪出示众,这个头头才闷了,像泄了气的皮球泄了法。为了找岔下台,就把楼头点出来,批判他中庸之道,好,是,成,上了半天钢扣了不少帽子但没实质内容。头头拍桌子把楼头吓得几乎尿裤子,造反派问他:“你是不是保张派?”楼答:“我没有派。”造反派说:“胡说,你到底站在那一派?”楼答:“您让我站在那一派我就站在那一派。”造反派又问:“你是什么观点?”楼答:“您让我什么观点我就什么观点。”

此时台上台下一片笑声把个气氛紧张的批斗会冲淡了,造反派气得吹胡子瞪眼说:“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不好拿。”于是就散了会,把楼头放置一边不理不问了,他也乐得终日在家帮女儿买菜做饭带孙女了。

19738月我到新疆办事,我们老哥俩住在一起彻夜长谈,一别十年晃如梦境,彼此劫后余生更有隔世之感……他很高兴讲了许多他年轻时的故事趣闻和他积累的一些写戏常识使我受益匪浅,他没上过学也没有文凭但他自学成材知识丰富,这在一些只重文凭不重实学人的眼里,像楼头这样饱学之士早就失业了。文艺界有个特殊性如果等大学毕业拿了文凭胳膊腿早硬了,只能是边学边练,学用结合才是两不耽误。我俩分手时他送我上站,眼圈红红的依依难舍,他说:“见一面少一面,有生之年还会再见吗?”——我也很难过,当年我们一起来边疆的同志,走的走了死的死了,只剩下他终老边疆了。以后的几年保持书来信往问寒问暖。1983年我随团到上海演出接到恶耗楼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己经逝世,享年77岁,为失去一位老艺术家,我们的老师和师兄而万分悲痛。今年是他冥寿百岁期颐故写此篇以为纪念,借书面语言表达情感,追思先生以勉后人共书缅怀

王筠蘅,王熙苹。200711月于陕京



上一篇:王筠蘅·我想起奚啸伯四叔的晚年情景

下一篇:王筠蘅·画龙点睛的程玉菁老师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