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省尚研会 >> 会员文萃
会员文萃

王筠蘅·被诬欺师灭祖的苦衷

时间:2014-04-29 00:25:19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尚研会秦刚 点击量:2314

1963年我家住在上海徐家汇天钥桥路44号201室,程先生由苏来沪住在我家,有天酒余饭后聊起当年这桩旧事先生不无感慨的说了往事——1994年中国京剧第3期一篇文章印证了先生的话。先生说那段往事是被误会造成的;1925年以前曾拜林树森为师,后经林先生托顾森伯、周梓章到京向王瑶卿先生表达我诚意拜师的愿望。承老师同意我到北京住在大马神庙6号,先生住8号当年举行了磕头礼并写了关书成为王门第二大弟子,第一弟子为果香麟(程砚秋的岳父)。王门弟子400余人立据拜师关书锁柜的只有玉菁一人。玉菁原名玉聪是一位银行家李释戡先生建议用梅兰芳芳字草头改聪为菁。他向先生学了青衣戏、刀马戏50余出。王门弟子每月给师父200元不等而程平时不给,当他搭谭富英班每月工资500元却给师父200元,搭李少春班工资800元给师父400元。师母也很喜欢玉菁,1954年6月3日王老逝世入殡那天王幼卿抱头玉菁抱脚。

听老先生说玉菁戏运不佳,1927年组班玉兴社挂头牌,言菊朋挂二牌、吴彦衡挂三牌,头天泡戏《金山寺》、《御碑亭》,次日《探母回令》上座不好仅200多人,有天晚上演《玉堂春》、《捉放曹》上座更惨只有7、8个人,马连昆演曹操这位平时场上好捣乱的老先生此时不但不捣反到卯上了,言菊朋也特卖力并说这才是知音呀。以后程先生和姜妙香在开封演《虹霓关》,在青岛演出,《贩马记》都是平平。说到酗酒殴师一事时他说纯是误会呀。起因是北京名票章小山(程叫他五叔)请程吃饭,席间说“黄桂秋想拜王老夫子,请程介绍一下并孝敬王老200大洋、条件是要八本《雁门关》剧本。[当时俩块钱买一袋面粉]”程就答应了。章又请程到三里河庆盛轩和黄桂秋见面,三人喜于欢会不觉喝高了带醉而归,王老问明原因便道:“不能收黄为徒因黄已拜陈德霖跟我是师兄弟怎么能再拜我呀?”程说:“我没听说黄拜过陈老夫子。”王老生气说:“你知道个屁”。程说我都答应了。王老更火了说:“你敢替我作主你算老几?”好小子——从床上猛地坐起,手拿烟袋向程打来,程一边急跪一边用手握着王的手腕,因借酒力握痛了王老便大喊了一声,当时杨宝森、王玉蓉、罗玉萍、章小山、王幼卿等在外屋,听见喊声王幼卿冲进屋去嚷道;你敢打师父,程是有口难辩章小山劝说把程拉走,次日各报纸刊登了=程玉菁殴师——-事闹大了他在北京难以立足,上海的徐福生正在京邀人于是请他和高维廉同到上海黄金大午台,走出尴尬局面。1953年中国戏校校长史若虚问王瑶老宋德珠那出《扈家庄》是谁教的?王老讲唱是王教的身段是玉菁按我说的路子教的并说要学此戏非玉菁不可。章小山得知消息写信给在苏州纱厂当股长的程玉菁说;你师父想你了希你回来帮他。后来文化部下了调令53年5月程回北京,戏校的王玉芝出面接待了他。其实师徒和好早在1947年,那年程曾陪纱厂老板来京,他偷偷跑到大马神庙一进门就给师父跪下了,师徒抱头痛哭了,师父讲过去都是他们烘的,你没打我。你怎么一去不回来呢?师徒聊了一夜。第二天程请师父在全聚德吃烤鸭,在座有于玉蘅、章小山、吴绛秋作陪。席间王老说今天不许喝酒,章言让玉菁喝一盅只当给老人家赔罪吧。从此误会消除师徒又如父子了。

20087月于青岛)



上一篇:王筠蘅·画龙点睛的程玉菁老师

下一篇:王筠蘅·许翰英与白云生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