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省尚研会 >> 会员文萃
会员文萃

王筠蘅·追忆一代鼓王王万琪

时间:2014-06-17 18:32:47 来源:本站编辑整理 编辑:本栏目管理 点击量:2124


他常说:作为一个京剧合格的鼓师必须做到:“武戏火而能稳,文戏沉而不温,鼓点清脆不噪人,尺寸紧慢要拿准……”

他不但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因此,他在行内外口碑甚佳,声誉斐然。

记得那是2002年,我在上海戏剧学院为外聘教授。一天,诸如刘秀荣、李文敏、冠春华、张鑫海等专家,在专家食堂吃饭。张鑫海先生(《龙江颂》、《盘石湾》、《海港》的司鼓)和我聊起了王万琪。当时,他激动地把桌子一拍,吓了他学生焦宝宏一跳。说:同行中,我最佩服一个人,他就是王万琪,王万琪好佬!(南方口语“好样的”)接着又对他学生说:将来你们有机会在王万琪手下干活,那才是你们的福气呢!

他告诉我:当年“江南五鼓”是以王万琪为首,其次高明亮、白玉璞、张鑫海等。他说,看过王万琪给盖叫天、言慧珠、陈大获、周云亮等打鼓。王万琪还当过黄浦、新民京剧团的副团长。在南方一代是响当当的鼓师!


他的记忆令人惊讶

我认识王万琪是在1948年,当时他在青岛永安大戏院。这是一个有一百多名演员,四梁四柱齐全的大剧院。我所在的光陆戏院是永安剧院的附属,都是一个大老板,永安剧院的业务主管是著名花脸陈富瑞(尚长荣的业师)。

一天,陈富瑞到东镇光陆戏院借我去给永安戏院排连台本戏《呼延庆打擂》,满台演员围着看我一个不到15岁的小孩——看我怎么排这么大一出戏。其中一个年青人个子不高,穿一身白纺绸裤褂,拿着一把折扇,十分潇洒又帅气的人,看着我,宣布提纲,派出演员,教台词,要锣经。他时而笑笑,时而点头。我很奇怪,打鼓的排戏不用笔记场子还是少有的。

等复排第二遍时,只见他坐在司鼓位上,拿出一副超短的鼓楗,由第一场直至三十六场全部打出来。甚至演员谁该出场,他也点名。把戏中曲牌改造了几处,比我要求高出几倍,这么好的记忆力,我从未见过,把我震了。陈富瑞先生扮演庞文,他看出我的惊讶,便对我说:“他叫王万琪,十分了得。你问他挣多少钱,可能记不起。要是打戏,不论文戏武戏,他都一遍全记。保险台上碰不了。”我又看到乐队一些青年演员围着他转,他是一位人敬人爱的好鼓佬。

说来也是缘分,七年后,他和我姐姐王君青结婚成了我的姐夫。又有幸是60年代后我和他同团工作,不论我排戏和演戏,都受到他诸多益处,他既是我姐夫又是我的良师益友。

人生难得一知己,我了解了尚长荣离团的原因之一是王万琪的退休,他失去了臂膀,我也为此提前离岗退休。至今听到他,生前为我们司鼓的戏,还是万分激情亲切。


品德俱佳提携后进

万琪兄从年轻时就带徒弟,较突出的是小斗子姓程。86年我团到济南演出,他的徒弟和胡岳斌(一级大锣)、曹同凯(一级鼓师)都是他的学生和搭档。

那晚正巧我演出《临江会》,他三人一个打锣,一个打镲,一个打小锣,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当年老师带我们就是这样,今天是忆旧,再给老师打打下手活儿。那晚的演出录音,我至今保留,不同一般。曹同凯给我说:他老师是艺德好,戏德好,口碑好,永远是我们的学习榜样。

在本团孙万宝和周俊海都是他一手栽培的学生。万琪不但鼓打得好,胡琴拉得也很好。周俊海是弹三弦和月琴的演奏员,在工作时,不动乐器的时候,把乐器放在腿上规规矩矩一动不动;而孙万宝的大锣不论文戏武戏一直站在鼓佬右边随时待命。对当家胡琴王君笙却是毫不客气,在伴奏中尺寸稍不合适,就用鼓楗重击两下,君笙也心领神会,马上合槽。陕京的乐队是一支作风过硬的武场。

八十年代,我团出省巡回演出,不论到哪里,都有他的同行来到万琪身后观摩,都夸赞万琪是技艺高超的稀有鼓师。

我多次听过他给学生讲课。他讲:鼓师是一台之主,台上的节奏快慢,气氛烘托全由鼓师掌握。鼓师要对戏很熟,要明剧情。打戏要打感情,把戏打冷了,不是好鼓师。他跟学生讲:手里的鼓楗是由胳膊发力贯到手腕上,通过手腕把力量贯到鼓楗上才能打得清脆响亮,否则声音发死发闷。两手鼓楗能分能合,打“撕边”时分量一样,不能阴阳手。

他从前辈鼓师白登云、周子厚、杭子和等人那里学了不少频于失传的曲牌和私方别致的鼓点。他最讨厌舞台上零打碎敲滥用锣鼓。一个演员在台上遇着这样的鼓师是享受。他说:宁愿打一出《挑滑车》,也不愿打一出《拾玉镯》。每次打完《拾玉镯》,他总是汗流浃背。不论是表演“喂鸡、哄鸡、找鸡、打鸡”,在他的密不透风的鼓点击打下,总是满堂喝彩。前几年,在上海戏剧学院,王煕苹教了《拾玉镯》响排时,总觉得掉进冷水盆里,戏也很凉。后来拿出万琪兄打的《拾玉镯》录音,不比不知道,一比他们都傻了。同样一出戏,两种效果。这就是天地之分。

十分惋惜他带着一身技艺走了,他那双超短鼓楗难能有人继承,更何况他一肚子戏呢!用他的话说:打鼓的要肚囊宽绰,只许演员不会,不许打鼓的不会。粗略算过一次,他会500多出戏。遗憾的是没有留下应有的资料。这才是人走艺亡,是京剧界永远的遗憾!!!

王筠蘅追忆

2014年6月16




上一篇:王筠蘅 王煕苹·罕见的全材名净于鸣奎

下一篇:台上“弱女子”台下大丈夫——中国剧协主席尚长荣回忆父亲尚小云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9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促会地址:西安市曲江风景线小区8号楼1-201 电话:029-89665521
网站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71号天地源·悦熙广场2号楼1901电话:029-88226336 法律顾问:吴艳林
网站邮箱:sharaa@qq.com 站长电话:15591862896 编审电话:15591862896 网站QQ:449093057 微信号:vhscqk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5006505号-2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西安物之语艺术品公司协办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佳境网络
欢迎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