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戊戌年十二月
站内公告:
站内搜索:
主页 >> 行业动态 >> 文保
文保

陕西省第二批省级保护项目·曲艺·横山说书

时间:2014-03-17 22:30:31 来源:网络转摘 编辑:admin 点击量:888

横山说书的项目简介

   陕北说书是流行在陕北、宁夏、内蒙、晋北等地的一种说唱艺术,陕西省内主要流行于延安、榆林两地。它曲调优美流畅,内容丰富多样,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是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一种民间说唱艺术。

   横山说书是陕北说书中重要的一支,在横山有悠久的历史,《榆林府志》中对于说书有这样的文字记载:“清朝康熙年间,这里便有……刘弟说传奇颇靡靡可听……韶音飞畅,殊有风清。不即江南之柳敬亭乎。”说明在二百年前,陕北说书艺术已达到较高艺术水平。据艺人们传说,横山说书起初只是乞丐们沿门讨饭时依照对象,自编自唱说的吉庆话。后来逐渐发展,产生了长的书词,到了宋代,说书艺术已经很丰富。以后又经过长期实践,不断充实完善,吸收眉户、秦腔及道情和信天游的曲调,逐步形成为说唱表演长篇故事的说书形式。到了清光绪年间说书内容已经很繁盛,也出现了刘麻子、张信等有名的说书艺人,再经过师徒传承一直发展到三十年代初。以党岔韩起祥为代表的横山说书进入了蓬勃发展时代,1942年新秧歌运动促使横山说书传到陕北各地。

   在灿若群星的陕北民间艺术中,说书曾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颗,虽说它最早是为盲人自身生存和养家糊口而创造的一种娱乐民众的民间艺术形式,但经过数千年不断的创新和发展,它已经成为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人民大众喜闻乐见,极受欢迎的文艺形式之一,并发挥了其它艺术形式不可替代的娱乐、审美功能,是西北广大地区人民群众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之一。

   由于陕北说书语言生动活泼通俗易懂,形式简单活动方便,一人一把三弦即可演出,不受时间地点和听众人数的限制,冬天冷了放在炕上,夏天热了放在院里,穷乡僻壤可以到,家庭院落甚至田间地头也可说,对于老百姓来说也是最经济实惠的一种娱乐方式,所以在80年代之前,说书是深受群众欢迎的一种娱乐形式,学艺的盲人也很多。90年代是说书的改革发展阶段,这一时期除了盲人明眼人也开始学说书,出现了张俊功等一大批颇有造诣的说书艺人,说书内容形式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增加了现代理念的内容,由单人说书发展为多人说书,乐器也增加了很多。进入21世纪,随着文化市场的多元化,各种民间艺术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冷落,说书也不例外,不再是广大人民群众仅有的娱乐方式了,由于经济收入的微薄,年轻一代也很少有人愿意学说书,陕北大地上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面临着失传的困境,前景不容乐观。

横山说书的所在区域及其地理环境

   横山县位于陕西省北部,榆林市中南部,属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接壤地带。始建于明天顺二年(1458)。清雍正九年(1731)设县,古称怀远,民国初为别于安徽怀远,遂依境内横山山脉主峰而名之。

   横山县辖18个乡镇,357个行政村,海拨900—1500米,地跨北纬37022’~38014’,东经108056'~110002’,年平均气温摄氏8.60C。年降水量385.3毫米。无霜期146天,大多为丘陵沟壑区。

   横山县原称怀远堡,原址在横山镇柴兴梁山顶,面积约为14800平方米,解放初时为了安全与工作方便,县府设在韩岔,后迁至殿市,1956年迁到今址,全县人口约33万。横山县城座落在芦河东岸,主城在平坦宽阔的川道,两侧分别为东西山梁,堪称“两山夹一川”,川道内两街一河夹着两条南北走向的建筑群带,东山脚下为二街,西山脚下是奔流不息的芦河,由南向北直流而去,河的东岸是滨河路,大街在两条建筑群带中间,南北长达5公里。距县城西边8公里处为榆靖高速公路。

   横山城内长街短巷纵横交错,高墙低檐相间排列,错落有致。这里虽置县较晚,但很早就是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的交融地带,无定河文明源远流长,黄土文化积淀深厚,贯穿县境西北的万里长城,属明长城遗址,境内长85公里,逶迤延绵、气势宏伟,属国家重点保护文物。良好的地理环境,悠久的古城历史,处处飘溢着泥土芳香的文化氛围,孕育了陕北横山说书这一特有的曲艺形式。

   陕北说书是流行在陕北、宁夏、内蒙、晋北等地的一种说唱艺术。它曲调优美流畅,内容丰富多样,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是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一种民间说唱艺术。

横山说书的历史渊源

   “说书”历史悠久,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三千多年的西周时代。秦汉时,在宫廷已有了管理说书的“稗官”,这是皇帝专门设立用来搜集民间“街谈巷语”、“里巷风俗”官职。另外有以滑稽取乐职业艺人叫“俳优侏儒”。至宋代通俗说唱统称“淘真”,大抵说宋时,盖汴京遗俗。清代说书形式较为普遍,清同治、光绪年间,曼殊、震钧《天咫偶闻》卷载:旧日鼓词有所谓“子弟书”者,始初于八旗子弟,其词雅驯其声和缓。

   陕北说书究竟起源于何时,现在还没有找到可靠的文字记载,《榆林府志》中对于说书有这样的文字记载:“清朝康熙年间,这里便有……刘弟说传奇颇靡靡可听……韶音飞畅,殊有风情。不即江南之柳敬亭乎。”说明在二百年前,陕北说书艺术发展已达到较高艺术水平。据艺人们传说,陕北说书起初只是乞丐们沿街讨饭时依照对象,自编自唱说的吉庆话。后来逐渐发展,产生了长的书词,到了宋代,说书艺术已经很丰富。以后又经过长期实践,不断充实完善,吸收眉户、秦腔及道情和信天游的曲调,逐步形成为说唱表演长篇故事的说书形式。到了清光绪年间说书内容已经很繁盛,也出现了刘麻子、张信等有名的说书艺人;再经过师徒传承一直发展到三十年代初。以党岔韩起祥为代表的横山说书进入了蓬勃发展时代,1942年新秧歌运动促使横山说书传到陕北各地。

   传统的说书,是盲人特有的谋生权利,明眼人一般不得介入,其中虽然也有一些明眼说书艺人,但两者经常进行争斗。起先,书词没有写成书本,大部分是由师傅传给徒弟,一代一代口头传下来的,后来有些大本书词,由明眼人代抄下来,才流传至今。

   横山说书是陕北说书的代表,在横山有悠久的历史,建国前,盲艺人走乡串户,为群众说平安书祈福增寿。有的还兼搞卜卦,算命等迷信活动。建国后,说书成了一种群众娱乐和文化宣传方式,六十年代,横山约有说书艺人百余名,散布全县乡村。1963年,县文化馆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吸收10名年轻而有发展前途的盲人和具有说书才能的游散说书艺人,组成“横山曲艺宣传队”巡回下乡宣传。为了给盲人一条生存之路,1974年,曲艺队员增加到21人,由能摸认盲文,能书写的说书艺人王学诗任宣传队长。经过艺术培养与思想教育,把旧艺改成新艺,为群众说唱《自毛女》、《红灯记》、《呼延庆打擂》等现代和古典书词,曾参加过陕西省和榆林地区文艺调演,并曾去甘肃、宁夏、内蒙等省区及周边县区演出。从1981年起,曲艺队在文化馆的领导下,将队员分散到农村、厂矿等为基层群众演出,由于其形式简单,活动方便,不受时间、地点等的限制,说唱形式活泼,内容通俗易懂,所以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

横山说书的基本内容

   横山说书的传统表演形式是艺人采用陕北方音,手持三弦或琵琶自弹自唱、说唱相间地叙述故事。根据伴奏乐器的不同,或称之为“三弦书”,或称之为“琵琶书”。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陕北说书在著名艺人韩起祥等的改造下,发展成一人同时操用大三弦(或琵琶)、醒木、耍板、名叫“麻喳喳”的击节木片和小锣(或钹)五种乐器进行伴奏的曲艺说书形式。

   横山说书的唱词通俗流畅,有浓郁的地方特色,除了艺人们特有的开场白或特定的唱词外,几乎不加任何限制,可以由艺人任意发挥。好的民间艺人,在唱词中大量引用陕北民歌、陕北道情、陕北秧歌剧、陕北碗碗腔,甚至秦腔、眉户、蒲剧、晋剧、京剧的曲调,说得上是集各种唱腔于一炉,加以冶炼,然后形成一种别具一格的唱词。

   横山说书的曲调比较丰富,风格激扬粗犷,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其中常用的有(单音调)、(双音调)、(西凉调)、(山东腔)、(平调)、(哭调)、(对对调)、(武调)等。

   横山说书的结构由起板、过场、正本、落板四部分组成。起板即开头,通常是艺人们根据场合或主人即兴编唱的问候吉祥语,然后“弹起三弦定准个音,众位明公请坐稳,今天我不把别的论,单说说前朝古代人”说书正式开始。过场是起板后为了吸引听众而说唱的一小段幽默笑话。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开始说正本,正本一般都是一些有一定教育意义的古书传记和新编新人新事等。最后称落板,什么时候落板是有讲究的,一般是故事情节的紧要关头嘎然而止落板收弦,为的是下一场有更多的听众“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横山说书的基本句式有四字句、七字句、九字句、十字句等。音调有男音、女音、真声、假声;苦调、乐调、唱调、打杀调、急急风调等。技巧上讲究单说联唱,遵循:“喜怒哀乐,紧平慢快,男重女轻”十二字方针。

   它的演出形式原来只是单人说唱,艺人坐在凳上,右小腿绑三层耍板,右手背戴一串麻喳喳,双手执三弦连弹带说唱,也有在左膝上绑一扇小铜钹的。说唱时遵循传统的“字正、腔圆、吐字清晰”,采用真假声结合及顿挫抑场的唱法,在发声、吐字、行腔;用令上都有讲究。合辙押韵,优美动听。

   横山说书的曲目,过去多是由历史精典小说改编的书目,如《大八义》、《小八义》、《五女新唐传》、《双环记》、《连环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当代多以反映时代特征、颂扬革命精神、鞭策和鼓舞人民大众生活的为多。如《宜川大胜利》、《反巫记》、《形势好》、《翻身记》等,也有描写离愁别恨,男欢女爱的如《刘巧团圆》《王贵与李香香》《李双双》等,关于一些脍炙人口的民间传说故事的曲目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张生戏莺莺》等,此外,有些曲目来源于当地民歌如《走西山》、《五歌放羊》、《小寡妇上坟》等,也有为了调节气氛,吸引听众的一些幽默小段如《三女婿拜丈人》、《小俩口抬水》等,不完全统计:有近百部传统书目和近50种唱法和曲调。

   传统陕北说书的弹奏乐器主要有三弦、耍板、麻喳喳、醒木、铜钹等。80年代以后说书由过去的单人说唱变为多人联合说唱,乐器也增加了板胡、二胡、笛子、唢呐、四片瓦等,也有加入电子琴伴奏的。

横山说书的相关器具制品及作品

   三弦:三弦为说书的主要伴奏乐器,它在说书中起举足轻重的作用,是旋律的骨干音,传统所用三弦,比现在的大三弦要小一些,也有用琵琶代替三弦的。

   麻喳喳:它是陕北说书特有的一种伴奏乐器,由大约2厘米宽,8厘米长的小竹片组成,在小竹片的中间开一小孔,把六片小竹片拿绳子从小孔中穿过绑在一起,小竹片之间夹小铁片,说书的时侯套在艺人的右手虎口与手背上。随着右手拨弦的节奏而发出音不大却很清脆的竹片与小铁片的碰撞声。道白时偶尔也摔一下。

   耍板:耍板由4厘米宽20厘米长的四片竹板组成,一单片三联片,在竹板的一端开一小孔,把四块竹板用绳子穿过小孔扎在一起,三联片问夹小铜钱,艺人说书时把单片绑在右腿小腿上,说唱和过门时按一定的节奏拍打联片道白时停止。

   醒木:传统说书盲人身边的凳子上会放一块醒木,起板、审堂、点将时拍一下。

横山说书的传承谱系

   横山说书之所以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是因为说书形式简单,活动方便,一人一把三弦即可演出,不受时间地点和听众人数的限制,冬天冷了放在炕上,夏天热了放在院里,穷乡僻壤可以到,家庭院落甚至田间地头也可说,所以在80年代之前,说书是深受群众欢迎的一种娱乐形式,学艺的盲人也很多。

   横山说书的创始人及起源年代都无从考证。现在最早可以追朔到曾任陕西曲艺家协会主席的韩起祥。他的师傅据说是米脂人杜维新,由韩起祥开始使横山说书得以发扬广大。他第一次将说书投入到革命斗争中,并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他的徒弟孙旺生、王学诗又带出了许多徒弟。

   1963年成立的横山曲艺队在保护横山说书的基础上发展了很多,起先由10人组成,后来发展成21人,全部为王学师和孙旺生的徒弟。他们是最初入队的;王学诗、王如岗、李福德、李生俊、陈高俊、李树成、韩秀文、白风君、李宏爱,当时队长为万山友。

   1974年又有11名队员加入曲艺队,由孙旺生担任队长,新增队员有孙旺生、鲁甫曾、李培贵、白玉岗、刘世恩、贺子君、董树植、刘子信、刘高信、雷宝则、李俊旺。

   以后相继有石崇磊、梁双怀、马海鱼、张仲平、胡增勇等进入曲艺队学说书。

   韩起祥,原籍横山县党岔乡韩家园子村,生于1915年4月16日,父亲韩尚青在起祥四岁时因伤寒病去世,由母亲扶养长大,三岁时因出天花无钱医治而双目失明,跟着母亲讨饭度日。9岁自制三弦弹唱,感动了艺人曹瞎子,赠予他三弦乐器一把。13岁拜米脂杜维新为师学艺说书,由于他聪明好学,半个月便学会《五星三环记》等书10本和相术300条,14岁师满开始了说书卖唱的生涯。民国二十七年(1935),他到达毛主席驻地延安,走上了以说书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他能编善唱,会说百余本传统书,会弹五十多种民歌小调,满肚子装着民间故事、风土人情传说,是一个知多能广的民间艺人。

   韩起祥从事曲艺工作近60年,除对一些旧书作了改编以外,还创作了长篇、短篇书词572部,代表作有《刘巧团圆》、《张玉兰参加选举会》、《宜川大胜利》、《翻身记》等。其中《翻身记》属自传式书词本,反映的是他本人从小到大的苦难历程。此外,他还对说书艺术作了重大改革,使旧有的形式增添了新的时代内容:把旧说书的韵白,改为散白,完全用人民的口头语言抒情道白,改进三弦用法与弹法,增加麻喳喳发挥伴奏技巧;研究曲调、板眼,把陕北民歌、道情、信天游及秦腔、碗碗腔、眉户等曲调,融合到说书唱腔中去,从而创造出说书曲调的新特色。

  1944年8月,他参加陕北说书讨论会,编《反巫神》、《二流子转变》、《抽洋烟》、《血泪仇》等,1945年后,应边区文协的邀请,编成《张家庄求雨》在《解放日报》上连载,《张玉兰参加选举会》获边区文协特等奖。同年在绥德等地举办6期培训班,改造盲艺人273人。

   1946年8月,应毛泽东特邀到杨家岭说书,弹唱《重庆谈判》、《张玉兰参加选举会》等,毛主席在听书中多次发笑。毛主席说:“书,你说得好,今后你要为工农兵多说新书,要多带徒弟,把陕北说书这古老形式加以改造革新,传至后世。”相隔10天,他又应邀到枣园为朱总司令说书。听罢《时事传》、《反巫神》朱总说:“你说得很好啊!全国解放后,你可以到各地推广说书。”

   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调陕西省作协工作,翌年调延安文化馆,加入全国曲艺改进会。1958年当选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曲协陕西分会主席,曲协延安地区名誉主席等职。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任延安市第二、三届政协委员,延安市聋哑协会副主席、陕西省三联顾问、中国曲艺协会副主席、顾问等。

   1985年陕西省曲艺整理办公室、陕西省群众艺术馆编写了《韩起祥与陕北说书》。次年华山文艺出版社编的《文艺知识大全》中评“韩起祥在许多不同流派和演唱风格的说书艺术中占有突出的地位”。1989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编写出版了《韩起祥评传》称他“传奇性的一生,是毛主席文艺路线的一曲颂歌”。

   正是有了韩起祥的创新与改造,才使陕北说书这古老的说唱艺术得以发扬广大,经久不衰。

   王学师,韩起祥的徒弟、省曲艺协会会员,1935年生于高镇旗峰村,11岁学艺,12岁出手,93年因病停艺。从艺几十年间,走乡窜户为横山人民送去近千场演出。他是继韩起祥之后最有代表性也是最受群众欢迎的一位盲艺人,他的说书风格自成一体,声音厚重,吐字清晰,语音生动活泼,对装饰音尤其是顿音、滑音的运用非常自如,不管男女老少听他的书,都是一种听觉上的享受。1963年横山县成立曲艺队后,由于他认识盲文进入曲艺队担任老师,期间带出徒弟30多人,代表作有《天津战役》、《苦水新歌》、《母女会》等,1942年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是横山说书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张俊功,横山说书艺人的后起之秀,陕北说书的改革者,陕北说书里程碑式的人物。他1932年出生于横山县柴兴梁村,一个月大小的时候得了眼病,左眼失明。1940年,爷爷带着全家逃荒讨饭来到延安地区甘泉县,在桥镇乡安家坪村落户。25岁从师于韩起祥,1964年艺成出手,他曾给电影们《北斗》配过音,参加了全国曲艺大赛调演,获得了国家奖。他继承了传统说书中的多人说书形式,乐器上增加了四片瓦、笛子、二胡等。从形式和内容上对传统的陕北说书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和创新,将“一人坐唱”改为“一人站唱,多人伴唱”,同时又打破了传统的盲人说书的偏见,大量招收明眼弟子,内容方面抛开了单纯为某一时期的政治宣传服务的路子,增加了具有现代意义适合时代发展的新内容;在音乐方面,他打造的“眉花调”,委婉动听,幽默滑稽,更加适合现代人的耳朵了,整体上提高了陕北说书艺人的文化层次和表演能力,形成了独具风格的陕北说书甘泉派。由于他的说书队伍有男有女,有站有座,形式活泼、语言生动、乐器丰富,所以他的说书曾一度风糜陕北各县颇受群众欢迎。他说的《刘老汉让贤》、《王贵与李香香》、《爱国卫生》、《老俩口看延安》等书。曾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及米脂、横山、靖边、定边、甘泉等县广播站多次播放,获得听众好评,1987年后,他的说书录音带遍及横山城乡及全国各地。2008年1月29日因病去世,享年75岁。生前曾任陕才匕曲艺家协会理事,延安市曲艺协会副主席。多年来,他一直游走在陕北各地,将说书艺术传遍了陕北的各个角落。他的去世使陕北大地失去了一位歌者,中国曲艺界失去了一位大师,陕北说书失去了一位大师级的传承人。

   孙旺生,横山县党岔孙家焉人,1937年生,1956年跟随韩起祥到延安,充当秘书兼徒弟的角色,曾多次跟随韩起祥进京接见中央领导,并为他们说书。195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军,参加了青海平息战乱,1962年转业后继续跟着韩起祥在延安搞曲艺宣传,后由时任横山县县长李志彦介绍到横山县曲艺队任队长兼会计。他的说书唱腔在韩起祥的基础上加进了现代的因素,善于扮女声,声音尖细甜美,代表作有《快嘴女》、《梁山伯与祝英台队》《刘巧团圆》等,现年72岁的他,积极参与了横山说书的研究与抢救工作。

   孙锦福,武镇王台人,1960年生,他属韩起祥的第三代弟子,孙旺生的嫡传弟子,20岁高中毕业后,凭着对说书这一曲艺形式的热爱,跟随孙旺生学了两年,出师后为横山的计划生育宣传说了近百场书,善长于说古书和即兴编词。

   贺治财,1957年出生于横山县武镇乡的高桥村,20岁开始追随张俊功学说书,给师傅弹三弦,拉二胡,吹笛子,敲铜锣,击碰铃,打梆子,一个人会使唤五六种乐器。出师后的他不仅学会了张派的说腔,在创新意识上也秉承了他师父的传统。他把民歌加入说书中间,常常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有时也把戏剧表演的动作加入说书中来,扮演不同人物的音容态度,无不惟妙惟肖。现在的他,每年的正月十五都会应邀在榆林的古街上说上几天的书,很受榆林人民的欢迎,是活跃在陕北说书界的一颗新星。

陕北说书横山籍著名艺人

代别

姓名

生卒

技艺

第一代

韩启祥

1915-1989

说弹

万山友

1930-1985

说弹

第二代

王学师

1935—2008

说弹

孙旺生

1937—

说弹

张俊功

1932--2008

说弹

第三代

孙锦福

1960—

说弹

贺治财

1958—

说弹

主要说唱世人谱系


代别

姓名

性别

文化程度

传承方式

学艺时间

居住地

第一代

韩启祥


师传

1924

延安

万山有


师传

1924

子洲

第二代

王学诗

小学

师传

1946

高镇

孙旺生

小学

师传

1957

武镇

张俊功


师传

1957

延安

第三代

王如刚


师传

1962

高镇

韩秀文


师传

1958

石窑沟

鲁莆增


师传

不详

高镇

李培贵


师传

1954

韩岔

白玉岗


师传

1948

白界

陈高俊


师传

1943

南塔

李生俊


师传

1958

南塔

第四代

梁双怀


师传

1974

魏家楼

孙锦福

高中

师传

1980

党岔

贺治财

初中

师传

1986

武镇

现今主要说唱艺人谱系


代别

姓名

性别

文化程度

传承方式

学艺时间

居住地

第一代

孙旺生

小学

师传

1957

武镇

第二代

马海鱼


师传

1969

党岔

石崇雷


师传

1959

赵石畔

第三代

石守瑞

小学

师传

1975

赵石畔

第四代

张仲平

小学

师传

198l

殿市

贺治财

初中

师传

1986

武镇

第五代

白云飞

初中

师传

1995

韩岔

鲁锋

初中

师传

1997

高镇

横山说书的基本特征

   说书是陕北最富有特色的一种曲艺形式。其中又以横山说书最有代表性,其特征如下:

   (1)由盲人讨饭说的吉庆话而来,民间语言丰富,生动活泼,通俗易懂;

   (2)形式简单,活动方便,不受时间、地点和听众人数限制;

   (3)经济实惠,花钱少,一般的平民百姓都请得起。

横山说书的主要价值

   1、强烈的平民意识:用平民真实的生活编成书词,在平静的生活常态中走村转户演出,娱乐平实的百姓生活。这就是它来自生活,表达和丰富生活的自然真实的生存状态所在。

   2、多变的表演方式:走山唱山,下川唱川,遇贵贺喜,逢灾解烦,这就是说书艺人多变多情的表演方式,它贴近生活,贴近百姓,贴近时代的真情所在。

   3、求和求安的追求:说书艺人一生清苦,苦中作乐,守法行善,教育民众和善行事,家门平安,不论说古论今都苦苦坚守这一理想追求。

   4、以真诚换取生存:说书艺人多为盲人和有残疾的弱势群体,他们自强自力,以自己的精神劳动养活自己,不给社会添麻烦,政府一旦给点支持,他们更是百倍努力,为社会奉献,为人民奉献。

横山说书的濒危状况

   1、受现代文化影响,民间艺术受到冷落,说书虽然在农村依然很受群众欢迎,但没有建立起广泛的青年听众基础。

   2、老一代颇有造诣的说书艺人相继谢世,而年轻的说书艺人在技艺上独树一帜,并在艺人中享有威望的很少。

   3、随着社会的发展,说书所带来的微薄收入并不能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好多传统说书艺人纷纷弃艺从商,学说书的年轻人更是廖廖无几。

   4、随着科技进步和市场经济发展,人们的现代文化生活日益丰富,审美需求不断提高,对听书的兴趣越来越淡薄,专门从事说书的艺人越来越少,横山说书这一古老的曲艺形式面临着断层,它的发展举步维艰,濒危状况难以改变。

横山说书的保护计划

资金投入情况:


2009年,横山县政府划拨专款1万元,用于扶持救济几位老曲艺队的艺人。

已采取的保护措施:

   1、2009年县文化文物局根据县政府建设文化大县的指示精神,专门召开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建设特色文化的研讨会,将横山说书定为我县特色文化品种,要全力进行保护与发展。

   2、请市艺术馆专家对横山说书书词、表演、传统演出方式等进行论证,拿出下广步保护传承计划和实施方案。

   3、市、县联手打造新传承人选拔和培训平台,开辟演出市场。

保护内容:

   为保护横山说书,发扬横山说书这门老艺术,特制定五年保护计划。此计划由横山县文化馆具体负责实施,横山县文体事业局负责管理、督导。保护计划的要点如下:

   (一)静态保护

   1、全面深入基层,认真细致地对横山说书进行资料收集和整理工作,彻底理清横山说书的发生、发展的历史及其“谱系”关系(“谱系”以韩启祥为中心)。

   2、调查了解现存艺人及其横山说书队的活动情况及生活状况,填写“民间艺人档案表”。

   3、将所有调查资料归类、存档。

   4、以《横山文苑》为载体,选发优秀的横山说书作品,加大对其的研究、探索。多出版如张俊功的《陕北说书》等音像制品。

   (二)动态保护

   1、有意识的培养和发展有艺术天赋的横山说书艺人,举办活动,成立曲艺队,成立专门的培训班,使横山说书队伍不断壮大、发展,新生力量得以充足的补充。

   2、在发展的基础上对横山说书的表演形式和内容进行合理、有效地改革,使这一艺术群更好地适应新时期文化变革的要求,使其品位和艺术水准均得以提升。

   3、建立条件良好的排演场所。

   4、在大力培养人才的基础上,逐步组建相对规模的横山说书队。

   5、在各大中、小学校园内,举办横山说书演出,力争使横山说书的渗透力进入校园这一层面。

十年保护目标:

   在五年保护计划的基础上逐年增加保护经费,建立健全保护机制,不定期举办培训班培养更多的说书艺人。把横山说书与旅游资源产品相结合,提高知名度,扩大对外宣传力,努力使横山说书得以更好的保护与传承。

五年保护工作计划:

   时间:2009

   保护措施:2009年全面收集整理材料;建立横山说书队,进一步完善“民间艺人档案表”的整理、补充工作。建立专门的排演场所。与专家和艺人结合,研究。讨论如何发展和丰富横山说书的表演形式。

   时间:2010

   保护措施:2010年开始对横山重点说书艺人进行培训及试演发展、变革了的横山说书,组织出版《横山说书》的音像电子制品。

   时间:2011

   保护措施:2011年正式筹划出版《横山说书》音像电子制品。横山说书进驻校园,举行专场的演出。

   预期目标:

   1、完成静态保护的基础工作;

   2、培养高质量的表演人才;

   3、增强横山说书的渗透力。

   时间:2012--2013

   保护措施:2012—2013年正式成立较有实力的横山说书队。出版完成较有代表性的《横山说书》音像电子制品,推出横山说书的代表性人物;在各大旅游景点、庙会等群众文化活动场,建立长期性的演出活动场,并积极筹划赴省、进京的演出活动。

   预期目标:1、组建艺术表演团体;2、出版电子音像制品;3、推出新人;4、广泛开展横山说书的演出活动。

五年主要保护措施:

   l、设立县级领导、专家与艺人相结合的横山说书研究会(成立的横山县黄土文化研究会对横山说书的研究已涉及)。

   2、由县文化事业周主要领导管理研究会的收集、按理、研究等工作。

   3、把横山说书列入我县文体事业局的一项特色文化建设规划中。

   4、县文体事业局负责确保专项保护经费的落实到位。

建立机制:

   强化保护意识,建立长效的保护机制,认真实施五年保护计划,逐步健全动态的持续发展的保护体系。须建立以下机制:

   1、以领导班子的“定人”,工作职责上的“定责”,资金投入上“定额”为主要内容的领导制度建设机制。

   2、现有艺人、新生艺人与专家学者步调一致,互补互动的人才队伍建设机制。

   3、原生态保护与发展创新相结合的协调发展的动态持续保护机制。

   4、以提高、创新促进横山说书表演活动开展的经常性机制。

   5、发展横山说书艺术与旅游业开发相结合,以旅游业为依托,形成以发展横山说书艺术为目的的艺术市场劳动机制。

经费预算及依据说明:

   实施五年计划最少需要经费30万元。其中排演场所修建费15万元,培训班费用3万元,出版《横山说书》等音像电子制品7万元,乐器购置费用1.5万元,购置音响、灯光费用3万元,各种会议费5000元。

备注:

   从事说书这一艺术形式的大多是残疾人和弱势群体,保护经费和艺术的生存、发展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单凭现本县的财力、物力还远远不够,希望能得到上级的支持。



上一篇:陕西省第二批省级保护项目·曲艺·蒲城石羊道情

下一篇:陕西省第二批省级保护项目·杂技与竞技·澄城表演特技“上刀山”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投诉建议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在线报名 | 申请连接
Copyright ? 2010-2014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梆子市街113号 电话:029-87619053 传真:029-87627819 法律顾问:张伟民律师
网站邮箱:shaanture@163.com 站长电话:13384928744 编审电话:13572843355 网站QQ:76517731 微信号:shaanture
陕西省文化产业促进会承办 备案号:陕ICP备11006691-1号 陕西省尚小云艺术研究会协办 技术支持:陕西无忧互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欢迎浏览本站,您是第 个来到本站访客